如果我没在玩“三国杀”,就在去玩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22-07-09 08:05  点击:

三国杀online游卡桌游三国杀礼包领奖码_三国杀游卡桌游_桌游三国

杜斌(中)、黄凯(右)和李友在他们的桌游公司棋趣联盟前。本报记者王颖摄

桌游三国_三国杀online游卡桌游三国杀礼包领奖码_三国杀游卡桌游

基于三国志故事的原创桌游,拉动新产业链——

三位80后大学生的“三国杀”传奇

如果你是年轻人,没有听过或玩过《三国杀》,你会被同龄人认为已经落伍了。一款名为《三国志杀》的桌游,似乎一夜之间在大学生和白领中火了起来。 “如果我不玩《三国杀》,我就在玩《三国杀》,代替网游,这种《三国杀》。不插电的游戏更低碳,健康,怀旧。三五个朋友面对面坐在一起,在激烈的比赛中加强交流。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休闲方式正在流行......

如果你留心,你身边逐渐多了很多咖啡店、茶馆等休闲场所——棋趣联盟桌游吧、棋趣联盟桌游店。据不完全统计,2009年9月,上海有370家棋趣联盟桌游店。当年 12 月,这个数字跃升至 730。今年 1 月,上海至少有 1000 个棋趣联盟。 > 棋盘游戏店。一条棋趣联盟桌游产业链在全国形成……

这个改动是因为中国第一款原创棋趣联盟桌游——《三国志杀》,业内人士也不掩饰对它的欣赏:“因为它推广了中国的棋趣联盟桌游游戏玩家基数的迅速扩大,让全球桌面玩具行业开始认真考虑中国市场和玩家的需求。”这个结论并不夸张。 2006年,北京的桌游玩家只有两三百人棋趣联盟。到2009年,年活跃用户数高达400万。

三位“80后”大学生创造了这个奇迹:杜斌、黄凯、李友。 《三国杀》卡牌中的将领都是取材于三国的故事。 《三国杀》中的玩家有四种身份:领主、忠臣、造反、叛徒。每个玩家扮演不同的将军,每个将军都拥有不同的技能。本报记者鲍晓农 摄

三国杀online游卡桌游三国杀礼包领奖码_三国杀游卡桌游_桌游三国

流浪与关注——“三国杀”的诞生

【黄凯说自己喜欢走神,走神时习惯性地乱涂乱画。初三时,他模拟了一个叫游戏王的游戏,抽了1000多张牌,由此发展了他的纸上功夫。 ]

在北京东四环的一栋写字楼里,高瘦的黄凯坐在记者面前桌游三国,成熟稳重与他24岁的年龄不相上下,他笑着说,“很多人都说我长得像个34岁的人”。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电子游戏设计专业一年多,已经是北京优卡棋趣联盟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首席设计师。

一副普通牌只要2元,一套“三国杀”牌可以卖到39元。实现这种价值飞跃的,是黄凯。而这种飞跃是“走”出来的。

“创意产品的诞生一般有三种方式:一是从小就喜欢,二是顿悟,三是被情境所触动。”黄凯说,《三国杀》的诞生,就是这三种方式的交集。黄凯从小就喜欢玩游戏。他在小学六年级就有了自己的电脑,但他的父母不让他玩电子游戏。战斗,看看游戏能不能继续。

黄凯说他喜欢分心。无论是上课还是在家复习功课,他都会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习惯性地涂鸦和画画。初三时,他模拟了一个叫游戏王的游戏,抽到了1000多张牌。 “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只要一点耐心就够了,不过纸上的功夫当时可能已经练过了。”

虽然学业成绩随着他的“走心”而起伏不定,但黄凯还是以全校最高的成绩顺利考上了高中。高考时,黄凯在申请专业的时候,发现中国传媒大学开设了一个新专业,叫做“交互艺术”,其实就是电子游戏设计。 2004年,中国的网络游戏刚刚走红,但很多家长都听说网络颜色变了。或许正是为了规避这种风险,专业的名字才变得“如此艺术化”。但对于黄凯来说,这个专业让他找到了童年的爱好。 2004年,黄凯从福建顺利考入中国传媒大学,成为中国第一批电子游戏专业。

“我们的学生仍处于实验阶段。”黄凯说,他在大学里学到了很多东西,从规划到艺术再到数学。大一的黄凯刚接触到在国外已经有50、60年历史的棋趣联盟桌游。此外,“杀戮游戏”在当时的中国非常流行。黄凯有自己的想法:设计一款“不插电”的游戏,让人们可以面对面交流,而不是像玩电子游戏一样抓着鼠标盯着屏幕。

至于如何“得到一闪而过的灵感”

三国杀online游卡桌游三国杀礼包领奖码_三国杀游卡桌游_桌游三国